都市之武侠世界大考察 第 265章 智与力的较量

2019-09-25 23:10:44 来源: 沙坪壩信息港

都市之武侠世界大考察 第 265章 智与力的较量

“很奇怪是吧?”

負手立在水魔獸頭頂,拜月教主開懷大笑,見張三鐵青著臉,他心中更加得意了。

“我沒有殺他們,他們都是自願的。”拜月教主攤開雙手,故作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放屁。”

張三臉上的青筋直跳。

他不是沒有見過無恥的,但像拜月教主這般將無恥推上新高度的,他還是次見到。

而拜月教主呢,他仿佛沒有看見張三的憤怒,仍舊面帶著笑臉解釋道:

“真的,他們都是我的信徒,我只是告訴他們,湖底有通往極樂的道路,將在今天正午開啓,在那裏所有人都將得到永生。”

“結果你看到了,他們所有人都來人,他們感激我,他們朝拜我,他們希望我賜給他們永生。”

“結果我做到了,我解開了封印,放出了水魔獸,他們的肉身雖然因此全部死亡了,但是靈魂都得到永生,他們將與我同在,啊哈哈哈哈。”

拜月教主越說越起勁,完全沈浸在了自己世界裏,說道,更是得意的瘋狂大笑......

“果然是喪心病狂!”

望著歇斯底裏的拜月教主,張三暗自搖頭。

在看到湖下堆積如山的屍體時,他便已經有了猜測,可真正被證實時,還是震驚不已。

不但將信仰自己幾十年的信徒全部坑殺,還能夠說的如此理所當然,這要瘋狂到何等地步才做的出來?

此時此刻,張三心中的殺意已經爆發到了,握著七星劍的手已經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他很想現在就不顧一切的出手,可在神識掃過整個南诏城時又頓住了。

收斂起心頭的殺意,張三面無表情的說道:“你的信徒向往的都是極樂,你卻將他們帶去了無間地獄!”

“那是他們蠢,世間哪有什麽極樂,只有無邊的苦海,我這是在幫他們解脫,讓他們免受于輪回之苦。”拜月教主大笑。

“好一個解脫,好一個免受于輪回之苦,無恥之極!”

“無恥也好,神聖也罷,這個世界本來就成王敗寇....”

.......

.......

滇池上空,出現了一副古怪而又詭異的畫面,張三與拜月教主的氣勢越來越強,全身散發出的恐怖威壓已經震的虛空都微微顫抖。

可這兩人卻誰也沒有搶先動手,反而如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般辯論閑聊起來。

從輪回因果聊到了成王敗寇,又從成王敗寇聊到了正魔之別,更是涉及到了天道陰陽之分......

此時的南诏中,洪水已經漸漸退去,大部分都已經被趙靈兒牽引回滇池周圍,一道七彩的靈力屏障將高出南诏城許多的大水生生斷開。

顯出女娲真身的趙靈兒立于屏障對面,手握靈蛇仗,不斷的掐動靈決,將一道道七彩的靈光打入屏障之中。

而其他幾人也因爲洪水已經退出

都市之武侠世界大考察  第 265章 智与力的较量

,被解放了出來,此刻正站在趙靈兒身後,一邊觀看趙靈兒施法,一邊注視著滇池上空的對峙。

此刻拜月教主身上的氣勢已經越來越強,隨著滇池內不斷湧現出的怨氣,整片天空早已經變的漆黑一片,無數的扭曲鬼臉在其中不斷的穿梭嚎叫,將整個天幕變的如若阿鼻地獄!

而反觀張三這邊,除了周身淡淡的五色靈光外,便沒有了一絲異象。

在這樣的情況下,張三居然不搶先出手,讓觀戰的所有人心懸不已。

李逍遙終于忍不住開口抱怨,“師兄怎麽還不出手,再等下去拜月那老魔頭功力只會越來越高,到時候所有人都難逃一死。”

“可能你師兄有他的考慮吧!”

林月如搖了搖頭,望向滇池上空的眼神也有些凝重。

“聽天由命吧,希望張少俠他是胸有成竹,我死不要緊,但南诏國的百姓不能再死了。”

聖姑悲天憐人的歎道。

酒劍仙這個冤家與女兒阿奴都已經死了,她也早已經生無可戀,放不下的也只有這滿城剛剛從閻羅殿裏逃出來的黎民百姓了。

這時,趙靈兒的聲音突然響起,“聖姑,逍遙,月如姐姐,快過來幫我一把,我已經布下靈蛇守護結界,咱們大家一起全力輸出真元維持它的穩定。”

也就在趙靈兒的話音落下的瞬間,滇池上空的張三笑了。

“拜月,時間不早了,你該上路了。”

“哈哈哈,時間確實不早了。”

拜月教主哈哈大笑,“愚蠢,迂腐,可笑,你就爲這區區螞蟻般的平民?就爲了給他們布置結界的時間而放任我吸收怨氣?”

拜月教主伸手點了點城中的黎民,又點了點維持結界的趙靈兒幾人,指著張三瘋狂譏笑起來。

“我告訴你,南诏城注定會毀滅,你們也注定會成爲我天魔大道的祭品,這就是你放任我吸收怨氣的代價,啊哈哈哈哈!”

“是嗎?我拭目以待!”張三不爲所動,一臉的淡然。

“很好,我這就送你上路。”

拜月教主眼中嗜血的光芒一閃而過,他的話音的剛落,身下的水魔獸動了。

“吼!!”

一聲震天的大吼後,一道巨大的藍色光柱瞬間從水魔獸口中噴出,直直的向張三射來。

這還不止,配合著藍色光柱,滇池中驚了滔天巨浪,整個滇池的湖水仿佛倒過來一般,帶著萬噸巨力狠狠的朝張三砸了過來。

“轟轟轟!!!!”

天崩地裂的巨響聲中,張三立足的小山瞬間被抹平,蜂擁的怒濤一掃而過,狠狠撞擊在趙靈兒幾人維持的結界上。

“轟!”

又是一聲巨響,結界在一陣劇烈的波動後,終于穩固了下來,讓整個南诏城幸運的逃過一劫。

純陽哥哥呢?

趙靈兒等人匆忙擦去嘴角的血迹,擔憂的向結界對面看去。

此刻的滇池怒浪滔天,一道握劍的身影,驚險萬分的在一道道藍光間閃現,躲避著無處不在水屬性攻擊,仿佛下一個瞬間,他就要被漫天的水霧同化一般。

“啊哈哈哈!!!”

見此情形的拜月教主詭異的笑了,留下水魔獸繼續牽制躲避攻擊的張三,他自身輕輕一點,整個人瞬間沖天而起,鑽入了漆黑一片的魔氣中。

“魔焰天下!”

一聲瘋狂的咆哮聲中,整片漆黑的天幕突然晃動起來,由拜月教主自身開始,燃燒起了邪惡的深紅魔焰,漸漸的,整個天幕都將被全部點燃。

“哈哈哈哈,毀滅吧!在這一招滅世之炎下,整個南诏國都將會不複存在,你們所謂的結界只是個笑話而已。”

拜月教主猖狂的大笑,他仿佛已經看到了魔焰滅世之後美妙場景。

此時此刻,他的全部神識都在操縱著魔焰。

拜月教主就要雙手壓下,讓整片燃燒的天幕降臨世間,卻突然愣住了,因爲他感覺到了不對,自己的胸口好像少了一塊,而且透著刺骨的寒意。

拜月教主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他看到了一截劍尖。

這是一截閃耀著耀眼水屬性光芒的劍尖,不斷刺穿了他的心髒,更是已經將他全身的血液全部凍結。

“你,怎麽可能?”

拜月教主發問一聲不可置信的疑問。

“沒什麽不可能的,在的實力面前,所有的陰謀詭計都只是一個笑話。”

張三幽幽的聲音在拜月教主身後響起。

“不可能的,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不可能,我恨,我爲什麽要使用這一招,我是要成就天魔大道的人,怎麽可能.......”

拜月教主仍舊不相信這是事實,他不甘,他爲此付出生命的滅世一擊還沒發出呢!

可他的聲音的卻越來越低了,了無聲息,張三已經抽出了長劍,瞬間震碎了他的心髒...........

貴陽治療子宮內膜炎費用
貴陽治療子宮內膜炎醫院
貴州婦科
貴州婦科医院
貴州婦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