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尊战魂 第六百七十九章 倔强

2019-09-26 02:10:34 来源: 沙坪壩信息港

道尊战魂 第六百七十九章 倔强

木丹丹仰著小臉,面色莊重無比,顯然,她的話不是在開玩笑,而是真的有些生氣了。

在木丹丹的心裏,無論是誰怎麽說自己都可以,但就是不能說她的雲師弟,因爲這是她的禁忌,任何人都不能觸碰。

“額,”飛廉咧了咧狼嘴,顯然是有些不明所以,爲什麽自己說那個臭小子,怎麽會惹得面前的小姑娘那般的生氣,這個事它百思不得其解。

“沒有理由啊,那個臭小子有什麽好的,還滿頭的白毛,起碼連尊老愛幼都不會,一副唯我獨尊的面孔,看起來也不怎麽樣嘛。”飛廉心裏這般的想著,可嘴上卻是沒敢說,它可不想再次的自討沒趣。

“飛廉前輩,你可以開始了,我准備好了。”木丹丹不想在與飛廉爭論這個話題了,便道。

“好吧,我的規矩和它們一樣,接得下我三招不死,便可以得到我的傳承。”

“啊…”

飛廉的話,頓時引起了現場之上的陣陣驚呼,因爲他們所有人都知道,若是靠著木丹丹可憐的二品魂力,是無論如何也接不下飛廉三招的,這根本就是等于在送死。

“東方姐姐,這可怎麽辦呀,木師妹是怎麽也接不下飛廉三招的,她若答應了就會死的,這可怎麽辦呀。”狐媚看著結界中那道纖瘦的身影,不由焦急的道。

“沒事的,她…會沒事的。”事到如今,東方紅雨的心中也是沒有了底,她只是把所有的希望,全部寄予在了木丹丹的身上,並暗暗的祈禱著,木丹丹可以活著走出來。

不然的話,以雲戰護短的性格,木丹丹若是真死在了結界中,那他指不定會做出什麽樣瘋狂的事呢。

所以此刻的七姐妹,都是暗暗的爲木丹丹擔心著,並一起祈禱著…

這其中尤以狐媚爲甚,這個小狐狸精正在將雙手合十,且小嘴裏還念念有詞兒的叨咕著,“木師妹一定會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老天保佑…”

之所以這般,是因爲她們也害怕,害怕木丹丹隕落,她們會失去一個姐妹,更害怕雲戰醒來會傷心,會責怪她們……

“好。”

這時,結界裏傳來了木丹丹那極度倔強的聲音,同時,一個虛幻的“妃”字,也是在木丹丹的身後緩緩的升騰而起。

‘妃’字鐵畫銀鈎,大氣而澎湃,擴散而出的黑光湧動,盡顯無限之神秘。

可只在二品中階魂力的木丹丹,只能讓這個大氣的字體飄起百丈,因爲她的魂力不夠,所以那字體上的威壓也是有限的很,但猶是如此,那暗黑色的魂力大字,也讓得很多人心生羨慕之感,因爲那個暗黑色的字體,則是玄門弟子身份的象征。

“來吧。”木丹丹一聲嬌喝,將‘妃’字瞬間解體,而後‘妃’字化成一道暗黑色的護盾,將木丹丹的嬌軀盡數包裹。

“即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話落,飛廉仰天一聲狂嚎,頓時山川巨震,聲震九霄。

“無上神威式,劈天蓋世,嗷…”

霎時間,隨著飛廉的一聲嚎叫,一股誅仙噬神的氣息威壓猛然出世,那股氣息之強,可比九天之上的神威發怒,令得天地之間瞬間失色。

與此同時,一片朦胧的混沌之氣彌漫開來,渲染的空間都是一陣視覺的迷茫,然後,飛廉那龐大的身軀一步踏出,踩踏的虛空都是一陣“轟隆隆”的作響。

此刻,高低立判,強弱頓分,木丹丹在那道有些夢幻般的虛空之影之下,顯得那麽的渺小與無助,甚至她的嬌軀在那股子霸氣的威壓之下,都在不停的打著顫抖。

“小姑娘,我在給你一次機會,現在退出還來得及,不然等我出手的話,你的命可能就會沒了。”飛廉好心的勸說道。

感受著那神一般的威壓,木丹丹倔強的擡起頭來,美目堅定的看著那一道霸世的獸魂,語氣堅定的道:“飛廉前輩,請叫我木丹丹,我木丹丹可以站著死,但絕不會跪著求生,廢話少說,出手吧。”

話到,木丹丹幾近在嘶吼著,因爲面對飛廉的絕世威壓,她真的快堅持不住了,可以依稀的看得見,此刻她的雙腿正在劇烈的抖動著。

“好,那便休怪我無情了,吼…”

一擊出,天地失色,風雲突變,飛廉怒穿虛空的速度之快,竟然與空間摩擦出了道道火焰,可想而知,飛廉的速度已經快到了何種程度。

木丹丹的瞳孔中,只見一道黑色的光束逐漸的放大,刹那間,還沒來得木丹丹及做出任何的反應,便感覺左肩之上一種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傳來,然後整個身體便是不受控制的騰空而起。

“轟…啊…撲通…”

整片結界因爲飛廉的攻擊,産生了強烈的視覺沖擊,這一刻,仿佛時空都扭曲了起來,讓得所有人的眼中都出現了一片朦胧之感。

待一些學員慢慢的恢複視覺後,他們便是發現,結界中一個失去左臂的嬌小身影,正在艱難的從血泊之中慢慢的爬起。

她的身材嬌小,但卻掩飾不住那屬于她的傲氣

道尊战魂  第六百七十九章 倔强

,雖然她已滿身帶血,甚至連左臂都早已不知去向,但她還是倔強的站了起來,然後她的目光,毫無畏懼的向著天空之上那道龐大的獸魂看去。

“丹丹…”

見此一幕的七姐妹,在發出了齊齊的一聲驚呼後,不覺同時留下了心疼的淚水。

她們本是姐妹,卻在此時看著她自己受苦而無法幫助,這時,她們的心碎了,猶是以千影爲心痛,因爲兩人曾經便是要好的姐妹。

回過頭來,木丹丹給了七姐妹一個淡定的笑容,可是,失去太多力氣的她,已經無法說出話了,可七姐妹還是在她那倔強的口型中,讀懂了三個字,“相信我。”

“丹丹,加油,我們相信你,我們都相信你,啊…”七姐妹同時,留下了再也無法忍受的眼淚。

點了點頭後,木丹丹將嬌軀轉了回來,看了看齊肩而斷的手臂,不由發出了無奈的苦笑。

“手臂沒了啊,還很痛啊,不過…我還是要堅持下去的。”

飛廉的眼中,竟在這時出奇的閃過一抹贊賞的神光,而後口不對心的道:“小姑娘,剛剛我只是用了三成力量,你就已經失去了一只手臂,下一次我若施展六成力道的話,你就連右臂也會失去了,所以,你走吧,我不爲難你。”

可是木丹丹,卻又一次擡起了那倔強的小臉,而後甜美的一笑,淡淡的說了一句,“還剩兩招。”

這簡短的四個字,已經說明了一切,那執著,那倔強,已把那四個字的含義,發揮的淋淋盡致。

“既然是你找死,那可怨不得我心狠手辣了,看招,這一次我要取你的右臂。”

“無上神威第二式,擊星破月。”

“轟…”

神威降世,萬神退避,這一式,集合上古混沌之氣之大成,擴散而出的滾滾神威,如同卷天之巨浪,無窮無盡的釋放開來,震蕩的時空都在急速的轉動。

“嗡嗡嗡…”

混沌之氣出,帶出朦胧之光萬道,飛射于長空中,其後以勢不可擋的姿態,朝著那一道嬌小的身影電射而去。

眼望此景,木丹丹的嘴角掀起了一抹平淡的笑容,心裏暗想著:“這麽快第二式就來了啊,這個老頑固,就不能給我一個喘息的機會嗎,我可是女生啊,要不要這麽殘忍啊…”

木丹丹心裏想著,單手卻還是高舉而起,緩緩的開口道:“混之盾,現。”

“嗡。”

僅剩下不多的魂力在木丹丹的話音將落後,便是快速的爆湧而出,然後淡淡的環繞在了木丹丹的周身上下。

再然後,就見一道足可以毀天滅地的混沌之氣,毫不留情的朝著木丹丹那道嬌小的身影沖擊而去。

這一刻,所有學員都看見了一副自然孕育的奇景,正在無拘無束的上演著。就見那如同海嘯般席卷的混沌之氣,慢慢的吞噬了那道嬌小的身影,,結界內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丹丹,木師妹…”

這時,四面八方傳來了無數道的呼喚,那呼喚中有感動,有不忍,有悲鳴…

這一刻,所有魂武學院的學員都被木丹丹那一份倔強所打動了,現在,她們已經認可了木丹丹,哪怕木丹丹沒有戰氣,她們也認可了她的地位,‘八騎之首’。

此刻,他們只希望木丹丹可以活著走出來,然後與他們擁抱在一起…

可是,他們的心慢慢的下沈了,因爲隨著那結界中混沌之氣的慢慢擴散,他們並沒有看到那個執著而又倔強的嬌小身影。

“她…就這麽走了嗎。”千影含著淚水喃喃道。

“不會的,她是我們八騎的老大,她是的,沒有人可以取代,她怎麽會舍得我們呢,丹丹,你快站起來啊,嗚嗚,丹丹…”狐媚終于還是沒能忍住心裏的那份悲傷,大哭了起來。

經狐媚這麽一喊,頓時,四面八方的鼓勵聲如海嘯般震天般的傳來。

“丹丹,你快起來…”

“丹丹,加油,加油,加油…”

北京治療白癜風醫院
北京白斑瘋醫院
北京白癜病醫院
北京白癜風
北京白癜風好的医院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