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弃女 第3955章 异魔的傲骨

2019-09-26 03:55:10 来源: 沙坪壩信息港

神医弃女 第3955章 异魔的傲骨

見太陽邪君沒了動靜,帝莘稍定了定心神,目光再度回到了星辰殿內。

鬥轉星移符已經發揮了作用。

眼前的畫面也在不斷變化。

那賊匪偷了匣子後,退出了密室。

可是就在他離開密室時,發出了一聲悶響。

殿內,兩名內侍去而複返,和那名賊匪對了個正著。

三人交起了手來,很顯然,那賊匪的修爲遠在那兩名內侍之上,不過幾招之間,對方就占據了上風。

可就在那交手之間,大長老眼神微微一變。

“司徒青松。”

大長老何等眼力,雖然那賊匪自始至終都沒暴露真容,而且在交手之間,也盡力掩飾自己的身手。

可大長老還是憑借一招,那人的收勢,發現了來人的身份。

居然是司徒沐的爹爹,司徒青松?

葉淩月有些意外,可同時又覺得理所當然。

司徒沐父子倆,早前被她陷害,父子倆身份地位大跌,以他們性格,自然不肯就此作罷。

只是葉淩月也沒想到,兩人會把主意打到九命焚天訣的功法上。

就在大長老認出司徒青松後不久,地之蒼上,星辰軌迹停止了變幻,鬥轉星移符的效力也消失了,整個地之蒼再度恢複了原狀,各大星辰又按照早前的自東向西的軌迹方向,緩慢運行。

大長老面色沈凝,不發一語。

“大長老,真凶已經查明,按照我們的約定,您應該可以放了黃杏芳。”

葉淩月脆聲說道。

“月華帝姬果然好手段,如此的用符方式,老夫還是次看到。”

大長老沈吟了一聲,無奈地笑了笑。

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倒不是說,老一輩在修爲和天賦上比不上新的一輩。

而是新的一輩,做事的膽魄,實在是他這種老骨頭比不上了。

光是葉淩月這般使用十大天符的手法,另辟蹊徑,大長老自問是做不出來的。

大長老倒也是言而有信之輩,他不再多說,示意讓人把黃杏芳帶上來。

同時也下令,解除了對血遲的監視。

黃杏芳被人押上來後,面容憔悴

神医弃女  第3955章 异魔的傲骨

,只是一雙眼,依舊是堅韌不拔。

她見到葉淩月和帝莘時,先是一詫,可眼底同時也顯而易見,閃過一絲感動。

她沒想到,葉淩月會爲了自己這個萍水相逢的異魔,再度返回天魔廷。

“黃杏芳,你與我天魔廷無緣,從今往後,你就跟著月華帝姬吧。”

大長老手一揚,黃杏芳身上的束縛解開了。

“多謝大長老……不過,我不打算跟著月華帝姬離開。”

黃杏芳看了看葉淩月,眼底一片平靜。

“爲何?你助她離開天魔廷,又爲何不願意跟隨她?”

大長老有些不解。

黃杏芳的所作所爲,擺明了效忠于葉淩月。

對于一個已經生了二心的教衆,天魔廷絕不會接納。

“我幫她,並非是因爲她的權勢和地位,僅僅是因爲,我把她當成朋友。我不願意跟隨她,卻是因爲,她是神族,我是異魔。我不忠于天魔廷,可我身爲一名異魔,我也不會效忠于神族。”

黃杏芳斬釘截鐵地說道。

“好一個不效忠于神族,杏芳,我果然沒看錯人。你且去吧,我想,以你的性子,民間更加適合你。若是有朝一日,世上再無異魔和神族之分,我很歡迎你,來輔佐我。”

葉淩月笑了笑,眼底一片賞識之意。

她能與黃杏芳做朋友,也是因對方性格裏那份不羁。

黃杏芳不再多說,沖著大長老、葉淩月等人拱拱手,大踏步而去。

那一刻,她纖瘦的背影看上去異常高大,竟生出了一種男兒身上才有的灑脫之感。

大長老歎了一聲,心中陰影有後悔之意。

他一向自認爲認人頗清,可這一陣子,接連見到了葉淩月、黃杏芳、帝莘等年輕人後,他竟有種歲月催人老之感。

也許,他真的老了。

大長老眼眸低垂,神情令人琢磨不透。

“大長老,九命焚天訣的事已了。在下還有一事相求。”

葉淩月見黃杏芳已經脫困,拱拱手,說起了這一次前來的第二個目的來。

“個要求,月華帝姬替老夫找到了真凶,老夫自是應允。可這第二個要求……”

大長老不等葉淩月開口,搖了搖頭,竟是連給葉淩月開口的機會都不給。

“且慢,大長老,你不曾知在下的請求,爲何就先拒絕在下?”

葉淩月有些焦急。

詢問帝纣的下落,才是她原本到天魔廷的真正要求。

也是帝莘關心的事,帝莘嘴上不說,可葉淩月心知,帝莘一直對帝纣之死,心有愧疚。

她若是能夠找到帝纣的下落,不僅能解開帝雲裳發病的謎團,還能解開帝莘的心結。

“老夫乃是天巫,有些事,無需人言,自能猜到。你們是爲了帝纣的下落而來,老夫若是如實回答,等于泄露了天機,必定會遭受天罰。”

大長老搖頭。

天罰只可怕,常人根本難以想象。

他作爲天巫,又擁有地之蒼這一罕見的天象至寶。

很多事,都能夠快人一步而知。

也正是因爲享受了這個便利,大長老要承受的,也就更多。

近萬年來,他一次次窺探天象,世人只是稱贊他了不得的能耐,卻不知,他爲了這些所謂的預言,付出了多少。

盛年之時,他猶能承受,可如今,他已經老矣,他那一副行將就木的軀殼,已然無法承受更多的天罰了。

所以明知葉淩月和帝莘的來意,大長老還是毫不猶豫,拒絕了兩人的請求,擺出了送客的姿態來。

葉淩月和帝莘離開天魔廷之時,就是異域和天魔廷敵對之時。

“大長老,還請三思。”

葉淩月不禁有些焦急,她也知,如今在整個異域,甚至是九十九地,只有大長老才能說出帝纣帝莘的下落。

她雖然能看懂的星辰軌迹,可卻不懂得如何推測過去將來,除了鏡子叔叔,她只能求助于大長老。

“洗婦兒,我們無需求他。”

帝莘見了葉淩月懇求大長老的模樣,皺了皺眉。

南京新協和醫院是醫保定點醫院嗎
南京新協和醫院的公交路線
南京新協和醫院看病貴不貴
南京新協和醫院效果如何
南京新協和醫院治療效果如何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