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战尊 第1996章 久违的‘射日弓’

2019-10-30 03:55:25 来源: 沙坪壩信息港

凌天战尊 第1996章 久违的‘射日弓’

“無妨。”

段淩天搖了搖頭,他看得出來,柳雲並無惡意。

“十萬貢獻點”

不過,一想到柳雲在他身上下注押了十萬貢獻點,他的雙眼又是不由得眯了起來,隨即睜開,精光一閃而逝,仿佛在這一瞬之間想到了什麽。

“柳慕師兄,你先去找柳雲師兄我現在有急事找聶罪長老!”

匆忙跟柳慕說了一聲,歉然一笑過後,段淩天也不等柳慕回應,直接飛身而出,迎上剛剛踏空而起,准備前往死亡鬥擂上空主持生死對決的生死殿管事聶罪。

“有事?”

眼看段淩天轉眼到了自己身前,攔住自己去路,聶罪頓住身形,微微皺眉問道。

與此同時,包括柳慕在內,現場所有聖地弟子的目光,齊刷刷落在段淩天的身上,“這個段淩天,在這個時候找聶罪長老做什麽?”

生死對決,即將開始。

這個時候,段淩天不在死亡鬥擂上面好好待著,反而去找聶罪長老,讓人不得不疑惑他想做什麽。

“聶罪長老!”

衆目睽睽之下,段淩天擡手之間,手裏已經多出了一張看起來非常殘破的弓,弓身上赫然有著十個孔洞,襯托著整張弓顯得更加的殘破不堪。

值得一提是,這張弓的弓弦不簡單。

當然,目前也只有聶罪目光微微一亮,看出了這張弓的弓弦不簡單。

至于其他人,因爲相隔甚遠,並沒有注意到弓弦。

現在,看著段淩天拿出來的這張弓,大多數人都是一臉嫌棄:

“段淩天這個時候拿出這張破弓做什麽?”

“不知道。或許,他是想用這張破弓賄賂聶罪長老

,讓聶罪長老撤銷這一場生死對決吧!”

“開什麽玩笑!別說這張破弓聶罪長老根本看不上,就算看得上,聶罪長老也不可能撤銷今日的生死對決生死契約都已經簽訂,要是聶罪長老濫用職權撤掉這場生死對決,那他這個生死殿管事也當到頭了!”

一群聖地弟子議論紛紛,語氣間滿是諷刺和不屑。

與此同時,段淩天看著聶罪,再次開口,“聶罪長老,我想將這張弓抵押在你那裏,暫時換取一些貢獻點下注押在我自己的身上”

“今日之生死對決,如若我死,這張弓便是你的了。如若我僥幸活下來,我會用兩倍的貢獻點,將它贖回來!”

段淩天言語之間,也是將手裏的弓遞向聶罪。

段淩天手裏的這張看起來非常殘破的弓,正是射日弓!

射日弓,全盛時期,乃是非常強大的仙家至寶。

但,段淩天得到它的時候,它不只沒了弓弦,便是弓身上重要的十枚天珠也沒了。

不過,即便如此,在用五爪魔龍的龍筋充當弓弦以後,射日弓的威力還是非常強大。

只是,因爲段淩天後來得到了無上心劍的傳承,一心專注于劍道,所以也是逐漸的讓射日弓塵封了起來。

要不是見柳雲下注十萬貢獻點押在他的身上,他還想不起射日弓。

現在,他正是想要將射日弓暫時抵押在生死殿管事聶罪手裏,換取一些貢獻點,等生死對決結束以後,再將射日弓贖回來。

他相信,以聶罪的實力和身份,肯定可以看出射日弓的不凡。

“看來你對自己很有信心呐。”

聶罪深深的看了段淩天一眼,隨即伸手接過段淩天的射日弓,目光落在射日弓身上的時候,他的目光也是逐漸的亮了起來。

雖然,他剛才就看出這張弓的弓弦不簡單,但卻沒有留意弓身。

現在,握著弓身,他才意識到這張弓珍貴的並非弓弦,而是弓身!

“倒不是我對自己有信心反正我今日死了,我的一切也不再屬于我。倒不如將我手裏珍貴的東西抵押出來,好好搏一把!”

聽到聶罪的話,段淩天語氣平靜的說道。

“嗤!”

而就在這時,一道嗤笑聲響起。

卻是死亡鬥擂上站著的楊文不屑的掃了段淩天一眼,蔑視說道:“段淩天,聽你這麽說這張破弓,就是你手裏珍貴的東西?真是寒碜!你以爲聶罪長老會看得上你的這張破弓?可笑!”

而其他聖地弟子,如今大多也是面露諷笑的看著段淩天。

“這個段淩天,是不是想貢獻點想瘋了?這麽一張破弓,還想抵押在聶罪長老的手裏換取貢獻點他腦子沒毛病吧?”

“這樣的破弓,明擺著是地攤貨,哪怕折合一點貢獻點賣給我,我都要考慮一下要不要買。”

“他膽子倒是不竟然用這樣的破弓拿聶罪長老開刷!”

一群聖地弟子言語之間,滿是不屑,都覺得段淩天異想天開,竟想用一張破弓空手套白狼。

而且,找誰不好,還敢找上聶罪長老。

真當聶罪長老是瞎子不成?

現在,哪怕是柳雲、柳慕、孫德和關修四人,也是不由皺起眉頭。

他們也沒看出那張弓有什麽不同。

然而,下一刻,生死殿管事聶罪的反應,卻又是讓包括他們四人在內的在場所有聖地弟子一陣發懵。

“你當真要將這張弓抵押在我這裏?!”

手握一群聖地弟子眼裏的破弓,聶罪不只沒有動怒,反而有些激動的看向段淩天,落在衆人的眼裏,無疑又是有些失態。

而聶罪之所以這麽激動,不是因爲別的,是因爲他發現了手裏這張弓的不凡。

這張弓,他只是掂量了幾下,就發現威力雖不及百紋聖器,卻也差不了多少。

當然,如果只是不及百紋聖器的聖器,聶罪並不會在意,因爲哪怕是百紋聖器他也不放在眼裏。

他之所以看重這張弓,是因爲他發現這張弓的弓弦上只銘刻了幾道低級聖紋,連十紋聖器都算不上。

“以這張弓弓身的堅韌程度支撐銘刻了數百道聖紋的弓弦不在話下!”

剛才,聶罪已經試過了。

哪怕他催動自身體內強大的聖元,也無法讓手裏這張弓的弓身有一絲一毫的彎折,由此可知鑄造這張弓弓身的材料是多麽的難得、珍貴。

“就算只是銘刻了數百道聖紋的弓弦裝在它的上面它的威力,也足以勝過大多數千紋聖器!”

對此,聶罪心裏也是可以百分百肯定。

剛才,在試探手中弓的弓身的時候,他也是發現弓身裏面蘊含著一股神秘的力量。

要知道,這張弓的弓弦雖然是由五爪神龍的龍筋制成,但卻只銘刻了幾道低級聖紋,不論弓身,威力多也就比一般的十紋聖器強一些。

這張弓的威力,之所以直追百紋聖器,更多的還是因爲弓身裏面蘊含的那股神秘力量。

“聶罪長老,這張弓還不錯吧?這是我在得到九爪神龍留傳下來的傳承的時候,順帶得到的要不是今日生死一線,我也不會輕易將它拿出來!”

段淩天說道。

“何止是不錯!”

聽段淩天說這張弓是九爪神龍留下來的,聶罪的目光頓時也是愈發的閃亮起來,同時爽快的說道:“說吧!你想要多少貢獻點?”

“二十萬貢獻點足矣。”

段淩天說道,同時取出自己的水晶卡,遞給聶罪。

聶罪將段淩天的水晶卡接過,爽快的給段淩天轉了二十萬貢獻點,同時忍不住感歎道:“現在,我還真有點希望你被楊文殺死那樣一來,你的這張弓就是我的了!”

在聶罪看來,二十萬貢獻點換一件比千紋聖器還要強大的聖器,太值了!

在拜火教,一件尋常千紋聖器的價值,便需要一百萬貢獻點才能換取,而且一般還是有價無市。

銘刻千紋聖器,哪怕是對道武聖地上域出色的聖紋師而言,也是一門技術活,需要費盡心力才能完成。

段淩天和聶罪之間的交易,轉眼之間就完成了。

嘩!!

直到段淩天拿著聶罪轉給他的二十萬貢獻點去找生死殿銅焰長老下注押他自己,死亡鬥擂周圍的一群聖地弟子才回過神來,回過神來以後,毫無意外的掀起了一陣嘩然。

“二二十萬貢獻點?!”

“開玩笑的吧?!就那張破弓,值二十萬貢獻點?”

“破弓?你竟然說九爪神龍留下來的弓是破弓?開什麽玩笑!”

“難怪聶罪長老剛才那麽激動,原來他看出了這張弓的不凡看來,這張弓確實是九爪神龍留下來的。”

“哼!這個段淩天簡直瘋了!九爪神龍留下來的神兵利器,他竟然不在生死對決上使用,反而拿出來抵押換取貢獻點真是一個純粹的賭徒!”

段淩天的話,在場的聖地弟子可以不信。

但,聶罪的眼光,他們卻還是信的。

“現在開始,停止下注!”

與此同時,段淩天下注押了自己二十萬貢獻點以後,生死殿銅焰長老的聲音也是適時的響起。

頓時,在場之人心神紛紛一震。

因爲他們知道,重頭戲馬上要開始了!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的動力。

...

貴陽長峰醫院檢查預約

昆明複美白癜風醫院費用貴嗎

貴陽長峰醫院可以在线天天看片视频免费观看預約嗎

昆明複美白癜風醫院住院費用

貴陽長峰醫院如何預約急診

兒童晚上咳嗽厲害怎麽辦

小孩感冒咳嗽怎麽辦

小孩咳嗽吃什麽好

小孩子咳嗽窦性心律失常好治嗎

緩慢性心律失常怎麽辦

胸悶氣短吃什麽好

治療心悸心律失常吃什麽藥

小孩脾虛吃什麽
一歲寶寶便秘怎麽辦
小孩不消化是什麽症狀
小孩挑食厭食怎麽辦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