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桶挑戰演變成一場全民狂歡到底在挑戰什麽

2019-11-03 04:50:47 来源: 沙坪壩信息港

从硅谷爆发的“冰桶挑战”,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快速传遍美国的政界、體育界、演艺界,并于8月18日传到中国。从19日开始,“冰桶挑战”在国内渐渐演变成一场“全民狂欢”,但有关“渐冻人”的报道仍然极少。

冰桶挑戰到底在“挑戰”什麽

冰桶事件的发生,缘于“渐冻人”对生命的绝望;冰桶活动的病毒式蔓延,缘于它具有强大遊戲性质和娛樂功效。

漸凍人的絕望是這樣的:即便在美國這樣一個發達國家,患上這種病的人,在頭腦清醒的情況下,亦只能眼看著自己的身體漸漸失去知覺。

它是一個不治之症。功成名就的科學家霍金,因爲這個病症,在輪椅上50年了。

发起冰桶活动,意在引发社会对渐冻症的关注,并为病人募捐。由一个沉重的话题而发起的活动,往往很难引发广泛的关注,但由于冰桶活动具有“爱心”、“点名”、“挑战”、“名人”、“冒险”等因素,在移动互联网的助推之下,引爆了“娛樂性”的内核。

很多人在消费名人冷水浇头时,可能根本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渐冻人、渐冻症、ALS等。也因此,这项活动被一些人质疑,将一个本来沉重的话题,娛樂化了。在这种批评者看来,娛樂化,就是浅薄化,从而跑偏了。

冰桶挑戰到底在“挑戰”什麽

娛樂化,没什么可怕的,并不必然消解“问题”的沉重。但互联网充分暴露和展现了人性,努力在现实中寻找“乐趣”,是人性之一,是人们对抗沉重的重要办法。

无论是马航失联事件,还是某报社门前有人集体服毒,在互联网上都有人从中找到“娛樂视角”,并加以调侃。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种娛樂式关注,是关注的一部分,照样会对“问题”的责任方产生压力。

因为,严肃的探讨问题,往往由于其专业性,导致很多人无法参与,终只能局限在较小的范围内。而娛樂化之后,降低了关注问题的门槛,使更多人卷入与问题的关联之中。相当一部分,本为娛樂而来的围观者,会不由自主地追问一句为什么。

相信,近来,因为冰桶挑战活动的娛樂化,会导致网上对“渐冻人”等关键词的搜索增多。

但搜索之後大家發現一個殘酷的現實。這個罕見病,因爲發病率不高,醫藥企業沒有研發相關藥品和治療方法的動力。感冒不足以致命,但無數的藥企研制生産治療感冒的藥物,漸凍症足以致命,卻因無利可圖,不足以調動相關方面的積極性。

這與抗蛇毒血清類似。一個人若遭毒蛇咬傷,有效的治療方法,是到醫院找到這種抗毒血清。但是由于被毒蛇咬傷的人太少,藥企不願生産這種藥品,醫院也很少有儲藏這種藥品。

为渐冻人募捐的冰桶挑战活动,因其高度的娛樂性,难得地带来了公众对渐冻症的广泛关注。但是,这种关注会给谁带来压力呢?药企会因此投入更多的研发力量么?恐怕不会。企业是逐利机构,资本有冷血的属性。

即便已經有了“世界漸凍人日”,盡管有霍金這麽的科學家示例,盡管全球每90分鍾奪去一個漸凍人的生命。這些都不足以喚醒任何一個國家的“資本家”——因爲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可以賺錢的生意。

市場不是萬能的。從這個角度來說,得了罕見病的人,如果沒有足夠多的錢,無論在美國、英國還是中國,基本上等于絕望地坐以待斃。

那麽,冰桶挑戰活動,到底在挑戰誰呢?,想到的只有政府。似乎只有政府既具備巨大的力量,又有義務在做某些事情時“不以賺錢爲目的”。

但罕見病患者,由于只是極少的一群不幸者,他們掌握的“選票”,少到可以忽略不計。所以政府完全可以做到假裝看不到他們的絕望。一個政府施政的姿態,總是傾向于討好多數人。

事實上,政府部門甚至有合理的理由,拒罕見病進行投資或政策傾斜——政府有沖動用同樣的資源救助100萬人,而不是1000人。而這個邏輯的前提,是政府的投入的資源都是合理的。

可如果是不合理的呢?比如,我們剛剛知道,政府給紅會投入一個多億蓋了個大“倉庫”,這“倉庫”如此之大,大到紅會不但多年來沒有足夠的物資放置,甚至運營這個倉庫都缺乏資金,以至于不得不將倉庫違規出租。

再往下追問,就是公共財政預算制定和執行的合理性和公開性。

冰桶挑戰活動,就是一個少數人的悲劇激發出的多數人的狂歡。這種狂歡持續的越久,越能映照出某些方面的冰冷,這些冰冷者的姿態,就是假裝沒有看見。

從進化論的角度說,如果沒有政府“兜底”,那些占人口極小比例的絕症患者,已經陷入了被“淘汰”的命運。

這冷冰冰的現實已然與我們期待的人類文明背道而馳。

坦率地說,無論科技多麽發達,人類都有諸多問題難以解決。但是,難以解決的問題分爲兩種——一種是盡力而爲,無法解決;一種還需要扪心自問:是否政府、機構和公民都已經做完了自己該做的事情。

冰桶活动给我们展示的就是这样一个图景:有些人绝望,有些人娛樂,有些人无视。这样说来,冰桶真正该挑战的,还没有完成;这个活动的娛樂化,还有待加强,直到让某些机构不好意思再假装看不见,才好。(文/王海涛)

从硅谷爆发的“冰桶挑战”,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快速传遍美国的政界、體育界、演艺界,并于8月18日传到中国。从19日开始,“冰桶挑战”在国内渐渐演变成一场“全民狂欢”,但有关“渐冻人”的报道仍然极少。

冰桶挑戰到底在“挑戰”什麽

冰桶事件的发生,缘于“渐冻人”对生命的绝望;冰桶活动的病毒式蔓延,缘于它具有强大遊戲性质和娛樂功效。

漸凍人的絕望是這樣的:即便在美國這樣一個發達國家,患上這種病的人,在頭腦清醒的情況下,亦只能眼看著自己的身體漸漸失去知覺。

它是一個不治之症。功成名就的科學家霍金,因爲這個病症,在輪椅上50年了。

发起冰桶活动,意在引发社会对渐冻症的关注,并为病人募捐。由一个沉重的话题而发起的活动,往往很难引发广泛的关注,但由于冰桶活动具有“爱心”、“点名”、“挑战”、“名人”、“冒险”等因素,在移动互联网的助推之下,引爆了“娛樂性”的内核。

很多人在消费名人冷水浇头时,可能根本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渐冻人、渐冻症、ALS等。也因此,这项活动被一些人质疑,将一个本来沉重的话题,娛樂化了。在这种批评者看来,娛樂化,就是浅薄化,从而跑偏了。

冰桶挑戰到底在“挑戰”什麽

娛樂化,没什么可怕的,并不必然消解“问题”的沉重。但互联网充分暴露和展现了人性,努力在现实中寻找“乐趣”,是人性之一,是人们对抗沉重的重要办法。

无论是马航失联事件,还是某报社门前有人集体服毒,在互联网上都有人从中找到“娛樂视角”,并加以调侃。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种娛樂式关注,是关注的一部分,照样会对“问题”的责任方产生压力。

因为,严肃的探讨问题,往往由于其专业性,导致很多人无法参与,终只能局限在较小的范围内。而娛樂化之后,降低了关注问题的门槛,使更多人卷入与问题的关联之中。相当一部分,本为娛樂而来的围观者,会不由自主地追问一句为什么。

相信,近来,因为冰桶挑战活动的娛樂化,会导致网上对“渐冻人”等关键词的搜索增多。

但搜索之後大家發現一個殘酷的現實。這個罕見病,因爲發病率不高,醫藥企業沒有研發相關藥品和治療方法的動力。感冒不足以致命,但無數的藥企研制生産治療感冒的藥物,漸凍症足以致命,卻因無利可圖,不足以調動相關方面的積極性。

這與抗蛇毒血清類似。一個人若遭毒蛇咬傷,有效的治療方法,是到醫院找到這種抗毒血清。但是由于被毒蛇咬傷的人太少,藥企不願生産這種藥品,醫院也很少有儲藏這種藥品。

为渐冻人募捐的冰桶挑战活动,因其高度的娛樂性,难得地带来了公众对渐冻症的广泛关注。但是,这种关注会给谁带来压力呢?药企会因此投入更多的研发力量么?恐怕不会。企业是逐利机构,资本有冷血的属性。

即便已經有了“世界漸凍人日”,盡管有霍金這麽的科學家示例,盡管全球每90分鍾奪去一個漸凍人的生命。這些都不足以喚醒任何一個國家的“資本家”——因爲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可以賺錢的生意。

市場不是萬能的。從這個角度來說,得了罕見病的人,如果沒有足夠多的錢,無論在美國、英國還是中國,基本上等于絕望地坐以待斃。

那麽,冰桶挑戰活動,到底在挑戰誰呢?,想到的只有政府。似乎只有政府既具備巨大的力量,又有義務在做某些事情時“不以賺錢爲目的”。

但罕見病患者,由于只是極少的一群不幸者,他們掌握的“選票”,少到可以忽略不計。所以政府完全可以做到假裝看不到他們的絕望。一個政府施政的姿態,總是傾向于討好多數人。

事實上,政府部門甚至有合理的理由,拒罕見病進行投資或政策傾斜——政府有沖動用同樣的資源救助100萬人,而不是1000人。而這個邏輯的前提,是政府的投入的資源都是合理的。

可如果是不合理的呢?比如,我們剛剛知道,政府給紅會投入一個多億蓋了個大“倉庫”,這“倉庫”如此之大,大到紅會不但多年來沒有足夠的物資放置,甚至運營這個倉庫都缺乏資金,以至于不得不將倉庫違規出租。

再往下追問,就是公共財政預算制定和執行的合理性和公開性。

冰桶挑戰活動,就是一個少數人的悲劇激發出的多數人的狂歡。這種狂歡持續的越久,越能映照出某些方面的冰冷,這些冰冷者的姿態,就是假裝沒有看見。

從進化論的角度說,如果沒有政府“兜底”,那些占人口極小比例的絕症患者,已經陷入了被“淘汰”的命運。

這冷冰冰的現實已然與我們期待的人類文明背道而馳。

坦率地說,無論科技多麽發達,人類都有諸多問題難以解決。但是,難以解決的問題分爲兩種——一種是盡力而爲,無法解決;一種還需要扪心自問:是否政府、機構和公民都已經做完了自己該做的事情。

冰桶活动给我们展示的就是这样一个图景:有些人绝望,有些人娛樂,有些人无视。这样说来,冰桶真正该挑战的,还没有完成;这个活动的娛樂化,还有待加强,直到让某些机构不好意思再假装看不见,才好。(文/王海涛)

當寶寶積食了,家長們要怎麽應對呢?
(四維彩超)可預約,免排隊(附超四維彩超檢查)
聽說洗牙也能美白,那還去美白牙幹嘛?
深圳博愛醫院楊水清
如何優生優育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