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神医 第926章 愉快的合作

2019-09-25 21:27:51 来源: 沙坪壩信息港

绝品神医 第926章 愉快的合作

兩個特工將龍威廉擡到了一間地下室裏,楊天峰一早就等在那裏了。

“想撇開我?哼哼。”楊天峰冷哼了一聲,“現在人在我的手裏,一旦我從龍威廉的身上挖出那個藥方和生産技術,還有米國的機密的話,那也就沒陳小七和淩霄什麽事了。”

“揚首長

绝品神医  第926章 愉快的合作

,怎麽做?”一個特工問道。

“這還用問嗎?把他放到那張椅子上,困住他的手腳,然後弄醒他。”楊天峰下了指示。

兩個特工跟著就將龍威廉擡到了地下室中間的一張椅子上,一個特工用繩索去捆龍威廉的手腳,一個特工去提水。這個地下室本來就是用來審問人的,各種用刑的工具應有盡有。

一桶冷水當頭澆在了龍威廉的頭上,可是龍威廉卻還呼呼大睡著,沒有半點蘇醒的迹象。

潑水的特工訝然地道:“這是怎麽回事?”

另一個特工一腳踹到了龍威廉的腿上,一邊罵道:“你這混蛋是在裝睡嗎?給我醒來!”

這一腳仿佛是踢在了一根木頭上,龍威廉還是半點反應都沒有。

“难道凌霄那小子对他下了药了?”泼水的特工说道:“揚首長,凌霄是神医,医术惊人,如果他下药迷晕一个人,那太容易了。”

另一個特工也說道:“是啊,這種情況太像是下藥了,水潑不醒,踢他也不醒,正常的情況不可能是這樣的。”

楊天峰恨恨地道:“淩霄那個混蛋,他居然還留這麽一手!難怪你們這麽容易就把人帶回來了,原來他早就又准備了!這次回國,我一定玩死他!”

卻就在這時龍威廉呻吟了一聲,悠悠地醒轉了過來。

“他醒了。”一個特工驚訝地道。

“那個姓淩的小子也不過如此,我還以爲他有多厲害呢!”楊天峰嘲諷地笑了。

“你們……”龍威廉看到了楊天峰,還有站在他身邊的兩個牛高馬大的特工,他下意識地動了一下,然後就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捆在了椅子上。他的心裏頓時緊張了起來。

“龍威廉,這才算是我們的次正式見面。”楊天峰走到龍威廉的跟前,居高臨下地看著龍威廉。

“你們想幹什麽?”龍威廉很快就鎮靜了下來。

“很簡單,把那個藥方和生産技術給我,然後我放了你。”楊天峰開門見山地道。

龍威廉的眼神有些閃爍,心裏想著什麽的樣子。

“這是一個對你很好的交易。”楊天峰說道:“淩霄和陳小七會將你帶到華國,以你的罪行,就算不被槍斃也是無期徒刑,一輩子都得關在牢裏。你想那樣嗎?”

龍威廉搖了搖頭,“當然不想,不過……”

“不過什麽?”楊天峰給一個特工遞了一個眼色,那個特工跟著就從工具台上拿了一把修剪花枝的大剪刀走了過來。

面色冷漠的特工,冰冷且鋒利的剪刀,這兩者結合在一起頓時給了龍威廉很大的壓力。

楊天峰冷笑道:“我想你還沒弄明白你現在所面對的情況,你落在我的手裏,無論如何我都會讓你開口說出來的。你如果死守著你的那些秘密,我會讓他剪掉你的每一個手指和腳趾,然後我們再剪掉你的耳朵、鼻子和舌頭。我相信你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你能忍到什麽時候呢?在剪掉你的耳朵的時候嗎?還是剪掉你的十指的時候?”

“說!”一個特工一巴掌抽在了龍威廉的臉上,惡狠狠地道:“我們首長給你機會,你別給臉不要臉!”

楊天峰咄咄逼人地道:“龍威廉,我給你一分鍾的時間考慮,一分鍾之後我就開始用刑了。那個時候,你我之間的交易就不存在了。”

龍威廉的臉色陰晴不定,看上去有些心動,也有些猶豫。

楊天峰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腕表,“你還有三十秒鍾。”

龍威廉還在思考,他的眼神非常複雜。

“你還有十秒鍾。”楊天峰催促地道。

“媽的!看來這小子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首長,讓我給他點苦頭吃吧。”拿著大剪刀的特工說著就抓住了龍威廉的右掌,將龍威廉的拇指夾住了。

“等等!”龍威廉終于妥協了,“我願意和你合作。”

楊天峰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這才是聰明人的選擇,換作是我,我也會這麽選擇的。”

拿著大剪刀的特工這才將剪刀移開。

龍威廉長長地松了一口氣,“你要藥方和生産技術都沒有問題,我願意告訴你,不過既然是合作,你們總得讓我看看你們的誠意吧?”

“我說話算話,這難道還不夠嗎?”楊天峰這樣說道,他的心裏卻在暗暗地道:“等我得到我想要的,這裏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淩霄弄丟了重要的囚犯,僅僅是這一點就會讓他和陳小七吃不了兜著走!”

龍威廉顯然看不穿楊天峰的心思,他說道:“不,我當然相信你。你這樣的人物,說話肯定是一言九鼎。我的意思是,我們既然是合作的關系,那就沒必要這樣捆著我了吧?”

楊天峰直直地看著龍威廉,“你是擔心等一下你給我了想要的東西,而你卻沒機會離開是吧?”

龍威廉沒說是,也沒說不是,也靜靜地看著楊天峰。

“給他松綁。”楊天峰說道。

拿著大剪刀的特工用剪刀剪斷了困住龍威廉手腳的繩子,而另一個特工卻將槍拿在了手裏。他們都是訓練有素的特工,這方面的經驗還是有的。

“說吧。”楊天峰說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龍威廉說道:“給我一支筆,幾張紙,我將你想要的東西寫下來。你應該清楚,那藥方僅僅是藥材就有上百種,至于那個生産技術就更加複雜了,它涉及到好幾個化學公式,口述的話難以准確描述。”

這樣的解釋是非常合理的,來生丸的藥方確實很複雜,僅僅是藥材就有上百種。所謂的生産技術還涉及到好些個化學公式什麽的,這麽多的內容幾乎沒人能一下子記下來。

這個地下室裏用刑的工具倒是不少,但紙筆卻是沒有的。楊天峰讓拿著剪刀的特工去拿紙筆,剩下的一個特工便用槍指著龍威廉的後腦勺,防備著他有什麽不軌的動機。

“你將這些東西都告訴淩霄了嗎?”楊天峰試探地道。

龍威廉說道:“沒有,我騙過了他,他一直認爲我們還沒有研究出那種生産技術。可你知道的,我們米國的科技是當今世界上強大的,我們如果沒有研究出來,又怎麽會將這個項目轉移到51號基地那種地方呢?還有,米國又怎麽會通緝淩霄呢?現在,他在米國的公司已經被關閉了,股票也封盤了。你想想,如果他不綁架我,米國會這樣做嗎?”

“我就知道!”楊天峰恨恨地道:“那個家夥一直在說謊!他綁架了你,是想從你的身上套問出那種技術,然後一個人獨吞!”

“是的,這就是他的目的。”龍威廉說道。

“幸好我及時將你轉移過來了,不然還真讓他的詭計得逞了!”楊天峰冷笑道。

“我和你交易有一個條件。”龍威廉話鋒一轉,忽然說道。

楊天峰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冷冷地道:“你居然還跟我提條件?”

“你別著急,我要提的條件是你也想要的。”龍威廉說道:“那就是,我要淩霄死!”

“哈哈哈哈……”楊天峰大笑了起來,“原來是這個條件,你就是不說,我也會玩死他的。”

“那我們的合作就太愉快了。”龍威廉說,話音剛剛落下,他的頭突然一扭,避開腦後的手槍槍口,後腦勺狠狠地撞在了身後特工的鼻梁上。他的雙手閃電一般出擊,抓住了身後特工還沒有來得及縮回去的手腕。

砰!一聲槍響。

楊天峰的額頭上頓時多了一個血孔。他的身體往後倒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再也沒有動彈一下。

槍是持槍的特工開的,但卻是龍威廉的手指壓了他的手指。

龍威廉忽然轉身,一拳轟在了身後特工的咽喉上。

咔嚓!一聲脆響。

持槍的特工捂著咽喉,雙眼怒睜著,然後緩緩地倒在了地上。他和楊天峰一樣,直到死都不瞑目,直到死都不敢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在他們的身上。

龍威廉撿起了掉在地上的手槍,然後又狠狠一腳踩在了特工的脖子上。對方已經死了,他這一腳也只是一個確定死亡的性質。

龍威廉走到了楊天峰的身邊,用腳踩了一下楊天峰的臉,然後又往楊天峰的臉上吐了一口痰,“媽的,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心裏在打什麽算盤,你是想得到你想要的東西再殺了我,然後用我的死去對付淩霄!如果是別人,我倒還樂意幫你一把,可你他媽的要殺的人是我啊!我龍威廉豈是你這種垃圾能殺的!”

對付不了淩霄,對付楊天峰對龍威廉來說,這其實並不困難。

腳步聲傳來,剛才那個去拿紙筆的特工倒轉了回來。

龍威廉徑直向樓梯口走了過去,對方剛剛一現身,砰一聲槍響,那個拿著紙筆的特工還沒弄清楚是怎麽回事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前後開了兩槍,龍威廉一點都不擔心槍聲會傳到地面上去。原因很簡單,這是專門用來審問的地下室,隔音效果肯定是非常好的。修建這間地下室的人也不想他在拷打某個人的時候,那慘叫的聲音被附近的人聽見。

“淩霄,我們之間還沒完!”龍威廉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的笑意,他往地下室的出口跑去。

天津河西聖安醫院的治療費高嗎
天津河西聖安醫院看病價位
天津河西聖安醫院價錢多少
天津河西聖安醫院大概多少錢
天津河西聖安醫院得花多少錢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