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三章 巨大的阴谋

2019-10-30 23:54:07 来源: 沙坪壩信息港

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三章 巨大的阴谋

“國王叔叔!我是丹妮,小丹妮啊!”都裏斯一世的出現,讓丹妮歡呼雀躍,她高舉著手上那把黃金色短劍,向都裏斯喊道,“國王叔叔,您還認得這把短劍嗎?”

丹妮的歡呼讓她身邊的蘇菲娅、喬伊卡、卡修斯和雷無不感到驚訝,這位少女到底跟這都裏斯王是什麽關系?莫非她要到王國首都,就是爲了見這位國王嗎?可是,都裏斯僅僅是向丹妮點了一下頭,就沒有再理會她,他從“黑色疾風”的背上跳下來,徑直走到讓·內達面前。

“陛下……”剛才一直狂放無比的讓·內達頓時沒有了氣勢,“想不到爲了對付我,陛下居然親自出馬了。”

“留在王都裏的皇家騎士,也只有你和朕兩人了,除了朕之外,還有誰能與你抗衡?”都裏斯以淩厲的目光直視著他,“讓,你能告訴朕,是什麽令你墮落的嗎?”

由于讓·內達的手上還拿著致命的利劍,福克斯不由得驚呼道:“陛下!小心……”剛才讓·內達惱羞成怒,想殺自己滅口;如今陛下走這麽近,萬一這個失控的騎士再一次發難,後果不堪設想……此時福克斯不得不擔心起君王的安全。

都裏斯全然不顧福克斯的勸告,走到距離讓·內達不足一米處。此時,都裏斯手無寸鐵,站在他面前的讓·內達只要向前踏出一步,就可以把手中長劍穿透他的戰甲,直刺入肉體裏面。雖然都裏斯武力超群,但是對方也是一名跟他同一等級的皇家騎士,要做到這一點絕不困難。

“如果你想殺朕的話,現在就是的時機了。”不僅無視臣子的勸告,這個膽大妄爲的國王甚至出言刺激處于失控邊緣的叛徒,讓在場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讓·內達拿劍的手劇烈地顫抖著,可以看出,此時在他的內心裏同樣進行著異常激烈的掙紮。是的,他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就可以將這個國王的性命奪去……中需一步就可以,以他皇家騎士的實力,要做到這一點完全沒有難度;然而到底是什麽讓他猶豫至今?

空氣就像是凝固了一樣,讓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其實就在都裏斯剛剛出現的時候,對他流露出殺意的可不只讓·內達等人。蘇菲娅死死地盯著都裏斯——這個殺死害父親和兄長的凶手。沒錯,蘇菲娅確實說過,爲了王國所有百姓的福祇,她甘願放下仇恨,而且她自己也的確這麽做;然而,當真正的仇人真真確確地站立在她面前時,她的情緒還能平靜到泛不起半點漣渏嗎?

細心的喬伊卡也在擔心這個問題,所以他不放心地向蘇菲娅望了一眼;然而蘇菲娅的表情還是讓喬伊卡大吃一驚。這位平時溫婉柔情的少女臉上,居然挂上了令人膽寒的仇恨和殺氣!喬伊卡連忙拉著蘇菲娅的手,他擔心她會突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做出了無法挽救的事。

不過他還是小看了蘇菲娅,過聖-安琪的長久訓練,蘇菲娅的自制能力非常強,她努力克服了沖動,自此至終都將複仇壓抑在想法上面。

但是對于蘇菲娅留露出來的殺機,都裏斯似乎渾然不知,顯然他已經把注意力集中眼前的讓·內達身上,而且其他人也並沒有發現蘇菲娅的殺意,這讓喬伊卡感到無比興幸。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雖然實際時間只過了幾分鍾,但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到似乎已經過了幾年那麽漫長,終,有人堅持不住了,這個人就是——站在讓·內達身後的殺手首領!

“去死吧——”殺手首領大喝一聲,掄起手上的軍刀往都裏斯一世頭上砍過去!

“住手!”讓·內達一把將他拽了回來。

“幹什麽?內達爵士,你忘記了自己的任務了嗎?既然你下不了手,那就由我去殺掉那僞王!”說著,殺手首領使勁掙脫了讓·內達的糾纏,再一次欺身上前,想奪取都裏斯的性命。

可是殺手首領還沒有沖出半步,他的身體就停在了原地。他不可置信地看著從自己胸口處穿出來的、正在滴血的長劍,然後轉過頭

,一面怒容地瞪著讓·內達:“你……你想背叛我們嗎?”

“背叛嗎?哈!我早已不在乎這個罪名了。”讓·內達冷笑道,然後,他把長劍從殺手首領的身體裏拔出,“我是不會允許任何人殺害陛下的。”

隨著長劍的離體,殺手首領的身體轟然倒地。不久前,讓·內達在卡修斯的魔法攻擊之下救了他,現在卻又是同一個男人親手殺了他。殺手首領死不瞑目,眼神裏帶著不甘和怨恨,不知道是在怨恨讓·內達殺死他,還是在怨恨自己的任務沒有完成。

殺手首領死後,在場幸存的十幾名黑衣殺手紛紛掏出匕首,或者割斷了自己的咽喉,或者捅進自己的心髒,他們爲自己的任務流盡到了一滴血。

“將軍,咱們怎麽辦?”在讓·內達的部下中,一名看似副官的軍人對長官提出了詢問。

讓·內達無奈地閉上眼睛,以非常平緩的語氣說道:“一切都結束了,你們該怎麽辦就怎麽辦吧。”

黃衣波勒軍士兵們面面相觑,他們猜不出內達將軍這句話的含義。

“現在始作蛹者都死了,讓,你可以告訴朕,令你墮落的原因嗎?”都裏斯的神態仍然非常平靜。

“是莉莉絲。”讓·內達含首說道。

“莉莉絲!”丹妮驚呼起來,“難道你說的莉莉絲,就是那個……”

“沒錯,小姑娘,你猜對了。正是因爲你知道莉莉絲的存在,所以才會讓我協助他們來追殺你。”讓·內達苦笑道,“想不到我堂堂皇家騎士,居然會敗給美色,被一步一步地套進圈卡裏面,無法自拔。說起來真是慚愧啊。”

“莉莉絲?你們說莉莉絲是什麽人?”都裏斯問道。

“陛下,關于莉莉絲的事,就讓這位小姑娘跟您解釋清楚吧。如今我讓·內達自知罪無可恕,只有一件事想請求陛下答應。”

“大膽!你這個罪臣還有資格跟陛下討價還價嗎?”福克斯向讓·內達吼道。

都裏斯用手勢制止了福克斯的怒斥,他對讓·內達說:“說吧,你想讓朕幫你做什麽事?”

國王的寬容使讓·內達露出欣慰的笑容:“陛下。背叛您的只有讓一人,我的部下只不過是執行命令而已,只要他們放下武器,請陛下饒恕他們。”

“沒問題。”都裏斯點了點頭,“波勒軍人不互相殘殺,剛才已經有這麽多人死在同僚的劍下,令朕無比痛心。朕絕不會爲難他們。”

“感謝陛下。”讓·內達向都裏斯恭恭敬敬地行了一個禮,然後對他的部下喝道,“沒聽到嗎?馬上放下武器投降!”

聽到上司的命令下,幸存的黃衣波勒軍都紛紛抛下了手中的武器,向他們的同僚投降。

“那我就放心了。”讓·內達笑著說出這句話,此時他的眼神裏,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絕望。突然,·內達又作出了一件令人驚訝的事:他猛然回轉劍身,“嘩”地一聲從戰甲的夾縫處捅進自己的身體裏。

“不!”都裏斯驚呼一聲撲過去,扶住了即將倒地的讓·內達,然後四周高呼道:“光明牧師呢?福克斯,咱們的隨軍牧師在哪裏?”

“陛下。”背後的福克斯報告道,“這次行動爲了保密和出其不意的需要,沒有帶上任何隨軍牧師。”

“不行!一定要找一個牧師來!福克斯,馬上去辦!”都裏斯吼道。

“讓我來吧。”蘇菲娅掙脫了喬伊卡拖著她的手,走到都裏斯身邊,“我也是一名牧師。”

說著,蘇菲娅取出銀制十字架,念起了“治療術”的咒語,只見在十字加上,呈現出溫暖的魔法光芒。都裏斯讓開了位置,給蘇菲娅爲讓治療。

正當蘇菲娅要把十字架放在讓的傷口上時,讓突然用手朝著蘇菲娅拿著十字架的手拍去,可見讓是用盡全身的力氣,蘇菲娅的十字架被拍飛得老遠,一時半會撿不回來了。

“你……”蘇菲娅失聲喊道。

“小姑娘,我……死有余辜,剛才……我還想殺死你們,你……不要救我。”

“我是牧師?難道要我見死不救嗎?”

“要是……所有光明牧師都像你這麽想……世界就……太平了。”讓含笑說道。

“讓。雖然朕並不清楚在你身上到底發生過什麽樣的事,但是在朕還是皇子的時候,你就在身邊追隨著朕,如今已經有二十年了。”都裏斯將讓·內達他扶起,使他坐在地上,“其實在朕心裏,早把你當作兄弟,而不是臣子。況且即使你已經犯了錯,剛才在關頭時,你不也作出了正確的選擇嗎?何苦到走到這一步?”

“正因爲……陛下的寬恕……才令我覺得……自己非死不可……嗯——哇!”讓吐出了一口血,他的生命之火,即將燃燒到盡頭了。

“讓!你要振作啊!朕不讓你死!”

“沒……沒用的……我已經……刺穿了自己的……心髒……”此時,讓用手緊緊抓住都裏斯的肩膀,鮮血染紅了國王的秘銀合金戰甲,“陛下。教庭……針對著王國……正進行著……巨大的陰謀……”

話音未落,讓·內達的手從都裏斯的戰甲上滑落下來。他徹底地安息了。

此時,從東方射來一束曙光,黎明到了。

東莞市百佳瑪利亞婦産醫院預約挂號
彭陽縣婦幼保健計劃生育服務中心在线天天看片视频免费观看
鄭州大學附屬醫院鄭東院區怎麽樣
昆明治療白帶異常費用
昆明治療白帶異常費用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