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清華招生怪象有家長坐地起價要獎學金

2018-08-24 14:53:42 来源: 沙坪壩信息港

29日,教育部辦微博微言教育首次回應兩校爭搶生源一事,重申了高校招生工作中應遵守的紀律,稱不得在錄取工作結束前以各種方式向考生違規承諾錄取或以簽訂預錄取協議、新生高額獎學金、入學後重新選擇專業等方式惡性搶奪生源。

北大招生教師細數招生怪象:

两校互黑 家長坐地起價

29日,廣東佛山的理科尖子生和北大招生組的一位老師,向透露了北大、清華爭奪學生的方式:轟炸、兩校互黑,甚至將高分考生接到北京隔絕與競爭對手的聯系。招生中的一些怪象,如只看分數不看人、家長坐地起價要獎學金等,也引人深思。

「生源大戰」

上門面談後轟炸

廣東佛山一中的劉俊言,是今年佛山市的理科尖子生,也是廣東省的理科前十。我的分數、排名,是北大招生老師告訴我的。劉俊言對說,廣東考生查分的時間是6月25日中午12點。但當天上午10點,他就接到一位北大招生組老師的,直接跟我說可以報考北大了。

過後,北大老師又親自趕到佛山一中,和劉俊言面談了一個半小時。問我想學什麽劉俊言說,剛和北大老師聊完,清華招生組也趕了過來,希望我報考清華。

接下來的兩天,倆學校各給劉俊言打了十多個,我都不知道怎麽選了。

「兩校互黑」

北大批清華遏制天性

此前,劉俊言心儀光華管理學院,傾向于報考北大。他把想法告知清華老師後,對方稱去光華主要是學管理的,經濟專業很爛,不如清華的經管學院。

高校搶生源可以理解,但互相诋毀就會影響我的判斷。劉俊言說,他聽到清華老師的話後,猶豫是否還要報北大。北大老師得知此事後,向他詳細介紹了光華管理學院的情況,我也咨詢了多位北大的學長,決定還是報考北大。

兩校互黑的事,北大招生組老師王飛的文章《一位招生辦老師自述:我目睹的清北招生怪象》中也曾提及。他承認北大也曾抹黑清華,如說過清華只是工科學校,遏制天性等話。他表示不能接受兩校互黑,不忍心因爲自己一張嘴,毀掉一所好學校在一個學生心中的名聲。

「邀請進京」

斷絕學生與對手聯系

王飛向透露,高校招生組會在高考出分前,比中學老師、學生更早知道分數,快速鎖定高分考生。他提到,清華老師找到高分考生後,會邀請對方進京遊覽清華校園,參加訓練營。

在這一周左右的時間,斷絕和外界一切聯系。王飛說,此舉讓北大無法聯系上這些考生。

王飛還講了一段經曆,他和北大同事在某地高考頭名家中面談時,清華的招生組也趕了過來。那個考生家裏條件不好,想報考一個可以快速致富的專業。王飛說,于是他們推薦了光華管理學院。而清華的人直接將一份關于北大的黑材料遞給了這名考生。

「招生怪象」

家長坐地起價

向兩邊要高額獎學金

王飛表示,由于兩校之間對高分考生的拼搶,也引發了考生、家長一些不正常的做法。他透露,一名考生向北大咨詢時,已被明確告知可報考相關專業

北大清華招生怪象有家長坐地起價要獎學金

。但他轉頭就跟清華招生組撒謊,說我們給了他另一個專業。王飛說,清華爲了招攬這名考生,許諾給他一個好專業。

該考生又找到北大招生組,說了清華開的條件後,威脅要一個光華管理學院的名額。

他又舉例說,一名考生家長得到北大承諾,可得2.5萬元獎學金。然後以此向清華要價,得到4萬元的許諾。又轉頭跟北大說清華承諾我們4萬了,你們看著辦。如此循環往複,直到把孩子賣出一個滿意的價格。

「唯分數論」

爲留高分生

推薦不合適專業

王飛說,他經常聽到同事對考生說這樣的話:你這個分數報某專業有困難,要不你試試這個專業?他不認同這種做法,招生不是給每個分數找到它對應的專業,而是給每個學生找到他適合的歸宿。

王飛提到,一個孩子本來選了北大的化學專業。這也是學生的興趣所在,高中時他就自學了大學的化學課程。但沒多久他接到該學生的,表示想去光華管理學院,因爲他父親認爲化學不實用。而且我的同事爲了留住這高分考生,直接鼓勵他去光華。

王飛表示,招生過程中他想給每個學生找到合適的專業,甚至他的分上不了這個專業,但只要合適我也會爭取。爲此,王飛沒少受到批評。但他堅持自己的做法,我不希望學生有一天會後悔,跟我說如果當年報某專業就好了。

「對話招生教師」

招生戰已持續多年

經濟欠發達地區爭搶激烈

:學校方面對招生工作有具體的目標要求嗎?

王飛:北大這邊沒有,我們更多是出于老師們自己的一種感,希望爲學校招來的學生。清華那邊,壓力可能要大一些。

:清華大學的壓力來自哪裏?

王飛:這和兩所學校的風格有關,曆來清華大學在人們眼中的印象就是嚴謹、樸素,而北大則是民主、自由,對于18歲的孩子來說,北大的風格可能更有吸引力。私下我在和清華招生組的朋友溝通時,他們也說過,如果不采取一些競爭手段,一大部分高分考生可能就直接選擇北大了。

:這也導致了兩校如今在招生時非常激烈的競爭?

王飛:對,這種競爭實際上已經持續多年了,只不過之前因爲清華將部分高分考生隔絕的做法讓我們很被動,今年我們也提早做了些准備,才出現了兩校招生組在考生那裏撞車的情況,讓這種競爭被曝光出來。

:兩校在各地的招生目標是什麽?

王飛:就是的學生,這也是國家給我們這兩所學校的定位。兩所學校的目標都是高分考生,目前情況下,通過高考的分數篩選人才也是公平的方式。

:吸引高分考生的方式有哪些?

王飛:獎學金和專業上的選擇,其中獎學金的數額學校是有要求的,清華在這方面,數額要比我們高出不少。

:這種方式確實會起到作用嗎?

王飛:對于一些家庭相對困難的考生,這確實是有效果的,家長也會有這方面的考慮。另外還有一些外在因素,則來自考生的中學,這涉及這些中學和清華、北大兩所學校的合作。

:每個地區都會有對高分考生激烈的競爭嗎?

王飛:類似北京、上海和南方一些經濟發達地區都不會出現,比如北京今年的文理頭名都報考了北大,但我們之間一點接觸都沒有過。這些地方的考生通常家庭條件不錯,成長的氛圍也導致他們有較強的自主意識,那些所謂的拼搶手段對他們並沒有作用。激烈的競爭,主要還是出現在一些經濟欠發達的地區。

:這是種暫時難以改變的大氛圍?

王飛:對,教育資源和經濟發展的不平均,是一定的原因。

:那具體的兩校的招生工作,有沒有什麽避免過分競爭的辦法,比如達成一種默契?

王飛:其實是可以的,兩所學校的目標都是保持一個高分數段。差個幾分,學生並沒有什麽差別。分數線上的競爭,更多是爲了滿足社會大衆的眼光。

兩所學校雖然在招生時不會溝通,但都知道對方已經和哪些高分考生談妥。大家完全可以坐下來,商討一個各自都滿意、相差不多的錄取方案。可一旦有一方想壓對方一頭,這種默契就會被打破。

:尖子生們到了大學校園裏,會受到之前錄取激烈爭搶的影響嗎?

王飛:不會,就我所知,他們的光環會在學校裏很快消失,有些頭名甚至會拿這個身份自黑。可以說,兩所學校的學風都很好,完全與招生時的這種狀態不同。

:如今,兩所學校的激烈競爭被曝光出來,你認爲明年還會有類似的情況出現嗎?

王飛:現今的情況,這種競爭會一直持續,即使有政府部門的幹預,這種競爭只會變得更加隱蔽。

:你寫這篇文章的用意是什麽?

王飛:我覺得學校方面看見了,並不會有太大觸動或改變。我更多是寫給未來的考生和家長的,希望他們想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麽,也希望我們的教育不要變得這麽瘋狂。

據《法制晚報》、人民公衆號等

性早熟就長不高了嗎《常識》
服用比智高爲什麽要配合蛋白質
孩子個子不高吃什麽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