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幕神捕 第九百四十五章 油尽灯枯

2019-09-24 17:24:07 来源: 沙坪壩信息港

天幕神捕 第九百四十五章 油尽灯枯

甯月也沒有隱瞞,一五一十的將自己追擊中樞之後,遇到了瑪紮,然後得知草原發生巨變,馬不停蹄的進入草原,而後發現了血神教並與之發生的沖突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整整說了一個時辰,才將其中的細節詳細的解釋了一遍。滿朝文武,這才知道這一次血神教來勢洶洶,原來並不是沖著大周皇朝來的。但在他們的心底,卻也沒有半點責怪甯月攪得天下動蕩的意思。

這一次是沖著帝龍印而去,但下一次就是沖著複國太古皇朝而來。尤其是現在,更是得知軒轅古皇竟然死而複生,而甯缺更是犧牲了自己封印了太陽王和一半軒轅古皇的靈魂。滿朝大臣對于甯月父子也唯有由心的敬佩和感激。

甯月話語落定,整個寢宮之中陷入了死寂。莫無痕陰沈著臉,眼神中閃爍著莫名的神光。而莫天涯和一衆文武大臣,卻還在懵逼中久久無法回神。

甯月說的很多內容,在他們看來根本是天方夜譚,什麽橫跨了三千年不死的太陽王,什麽死而複生的軒轅古皇,什麽成就仙道,什麽滅世重生,在他們看來這根本就是神話故事。

但是他們也了解甯月更明白甯月的爲人,這些看似荒誕的事情,但一件件卻是那麽的千真萬確。過了許久,莫無痕滿臉苦笑的擡起頭,眼神中卻是濃濃的自嘲。

枉我自以爲成就帝皇之位九五之尊便是受命于天言出法隨,但想不到,世上早已有人逆天而行與天道並駕齊驅。原本以爲,只要我大周國力強盛上下一心便能天下,但現在,我們卻在血神一人手中卻危在旦夕。

是我們太過于渺小,還是這個世界太過于神妙?甯月,你如今也是跻身于逆天之列,你說說,我大周皇朝何去何從?

“甯月對此方天地所知著也不過寥寥,皇上問臣怕是問錯了。大周皇朝何去何從,那是皇上和各位閣老的事,臣不知道!”

“你啊,都到了這個份上還和我打馬虎眼,我只問你,單憑我大周皇朝,可否有機會和軒轅古皇抗衡?若軒轅古皇卷土重來,我們可否有一絲半點的機會能贏?”

“臣不敢保證,但臣會竭盡全力。軒轅古皇已經被我爹封印了一半靈魂,縱然卷土重來臣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朕是指排除你和暮雪劍仙,單憑我大周皇朝的國力!”莫無痕滿臉嚴肅的說到。

“這……”甯月頓時有些懵逼了,不知道莫無痕這葫蘆裏賣的是什麽藥,單憑大周皇朝的實力?開玩笑呢這是?別說軒轅古皇來了,就是來個中樞,只要他不怕天罰也能滅了大周皇朝。

雖然這七年來,大周皇朝的國力翻了倍,但也並沒有質量話的提升。當年一個祁連王,就差點顛覆了大周皇朝,問道之境尚且打不過,何來所對付天道之境?甯月甚至懷疑,莫無痕是不是病的糊塗了哪裏來的自信。

看著甯月的表情,莫無痕也是淡淡的輕笑了一聲,就算甯月不說,他心底也已經心知肚明。憑大周皇朝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而得到了這麽一個答案,莫無痕心底仿佛有了決斷一般。

緩緩的坐起身,也不顧周圍內侍的驚恐。不以爲意的揮了揮手,將內侍全部屏退。看著莫無痕的表情,曾維谷等一衆內閣頓時也打起了精神,顯然莫無痕將有重要的事要宣布。

“甯月,你應該也知道,曾經,朕將江湖武林視爲內患暗疾,所以自朕登基一來,雖然一直隱忍但也一直爲此在做准備。

朕曾經雄心壯志,要蕩平宵小,震懾宇內,要北擊胡虜南征百列,朕將自己的尊號定位武皇,非朕有絕世武功,而是朕要立絕世武功。

但是,時不待朕,朕登基至今,才區區十三年但心疾難消再加上大周皇朝天災人禍不斷。就算朕想盡辦法,也不能在有生之年達成夙願了。

也許,這就是天命,朕的天命。也許這些功績,本不該由朕去完成,也許這些功績,在天道看來並非是功績。否則爲何,每次朕要動手之際,卻是趕巧撞上天災人禍?

現在朕是看明白了,也看清了。這天下,凶人那麽多,昨天冒出了中樞朱雀等一衆仙宮妖邪,今天就冒出了血神教亂我中原,現在又有軒轅古皇死而複生,仙帝在暗中虎視眈眈。

將來,誰知道還會冒出什麽凶惡之徒亂我朝堂斷我江山。江山代有才人出,到了現在我才算是想明白了當初天際老人的批言。

江山代有才人出,是朕的眼光太過于狹隘,原本朕以爲,一代天子一代臣,每朝每代都會出現絕世英才輔佐大周皇朝。

可現在我卻明白,所謂江山,非我大周之江山,而是天下之天下。一劫生,一劫滅,縱然天地應劫,天地必誕下英才而來渡劫。

五十年前,祁連王,榮仁帝還有你的父親甯缺,沒有他們,大周皇朝早已經飛灰湮滅。五十年後,朕等到了你甯月。但是,歲月有窮時,一代複一代,上一代的絕世天驕,如今安在?

如今有你,有暮雪劍仙,但是下一劫呢?上次聽了你的話,朕特地再次重翻了史書,果然如你所說,人族三千年文明,便是一直在與天地掙命。

上古洪荒,人族與荒古巨獸爭奪天地,太古皇朝之後,人族與天命爭奪生存的空間。這是宿命,也是法則。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天行健,人族自強不息。

這些天朕一直在想,如果將來,人族僥幸勝了,勝了仙帝,勝了天地之劫,那將來是不是還有更加艱難的劫難在等著人族?

我爲了大周皇朝長治久安而滅武林,滅武道是不是真的順應了天命?如果江湖武林被朕所滅,如果天下武功被朕所廢,等到將來,人族再次遇到了劫難,人族該如何自救?

朕滅武,是不是爲了大周一時之安,斷送了人族的未來。那麽,朕到時候是有功績呢,還是有罪過?很多事,朕想不明白。甯月,朕知道你向來多智,奇思妙想非凡人所能領悟,你告訴朕,朕該怎麽辦?”

聽著莫無痕的話,甯月沈默了,心中思緒萬千,卻無從說起。過了許久,甯月緩緩的擡頭,“如果這個世界是有迹可循,那麽臣以爲皇上所作所爲本無大錯。

如果這個世界的人,都是平等之內沒有超脫世俗,那麽滅不滅武,其實都相差不大。但是,這個世界本就玄妙,也異常懸殊。

武功,是這個世界不應該存在的東西。因爲武功,拉開了人與人的距離,使原本應該處于同一起跑線的人

天幕神捕  第九百四十五章 油尽灯枯

,卻突然間獲得了遠超常人十倍,百倍,萬倍的力量!”

“哦?次從你的口中聽到武功不應該存在,這是不是意味著,你也支持朕滅武呢?”莫無痕臉上突然升起了笑容,眼神中也迸射出驚喜的光芒。

“但是……”甯月的語氣卻突然間峰回路轉,“武功卻已經客觀的存在,已經存在了再去質疑她是否合理還有什麽意義?

就算我大周皇朝全民禁武又能如何?天下總有我大周皇朝管不到的地方,就算將日月照耀之地,都作爲我大周皇朝的國土,但終究有一些我們看不到的陰暗角落。

已經客觀存在的,就算我們再不認同也無可奈何。就好像現在,之前所有人都以爲,武道之境乃是武道之路的,但是祁連王的出現,卻打碎了所有判斷。

祁連王一人,便可斷定大周皇朝的生死,人力,已經達到了改變天地的地步,我們還能怎麽辦?只能適應啊!問道之境之後,還有天道之境。但天道之境,卻還不是終的終點,後面還有仙!”

“仙?”莫無痕的眼神頓時迸射出絢麗的色彩,原本他已經對仙對長生徹底的失望了,在他看來,仙不過是一個騙局。但突然間,這個字眼又從甯月的口中說出。

“世上真的有仙?”曾維谷更是懵逼的問道,眼神中充滿了對這個世界的迷茫。

“我不知道現在有沒有,但以後一定有。”甯月非常確信的說道。

“何以見得?”莫無痕再次急切的問道。

“因爲無量天碑!”甯月也沒必要隱瞞這些隱秘,公之于衆也好大家都一起想辦法,“天地形成之初,天地間便有一件神物無量天碑,無量天碑孕育無窮歲月,終于在三千年前出世。

皇上,您一心想要超越的軒轅古皇,便是這無量天碑的任主人。軒轅古皇憑借無量天碑,開創了文明更是創立了武功。

所以軒轅古皇的豐功偉績,並非是他自己多麽的曠古絕今,要是沒有無量天碑相助,他在曆代帝皇之中未必能排的上號。

三千年前,無量天碑出世給了世界文明的種子。一千五百年前,無量天碑再一次出世,而那一次,他的第二任主人便是仙帝。

仙帝憑借無量天碑,創立了長生之術。這就是爲何,仙宮之人都有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壽元。一劫生,一劫滅,無論是軒轅古皇還是仙帝,都選擇在這個時候出山無非是因爲無量天碑,到了第三次出世的時間了。”

“難道這一次無量天碑出世是因爲……”頓時,莫無痕瞪大了眼睛,嘴巴張大久久的問出了這麽一句話。

白銀治療白斑病費用
嘉峪關治療白癜風醫院
銅川治療前列腺增生費用
北京五洲婦兒醫院大概多少錢
北京京科銀康中醫醫院手術費用
本文標簽: